给母亲的一封信

亲爱的妈妈,自您2017年4月25日,最后一次电话里告诉我:“孩子,再不要给我们打电话。”之后,今天已经是1095天了,已经是整三年了;妈妈,至今,您的话音仍在我耳边回响,您的哭声还在耳边;从声音,我感觉到了您的恐惧;当时,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感觉到了您们正在遭遇着前所未有的迫害。

亲爱的母亲,当我们于2001年在德国见面时,还记得您说的话:“孩子,我们已经活够了,该见得也都见过了;除了安拉之外,我们没有什么可害怕的了;走你选择的路。”这些年来,警察的骚扰,政府的迫害,您都昂首挺胸熬过来了,从未犹豫过;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您的恐惧,那是个什么样的迫害能让您如此恐惧,亲爱的妈妈?

亲爱的妈妈,三年前,尽管我和父亲两三天通一次话,但和您我几乎是每天通一次话,我们有说不完的话;对我,妈妈,您不仅只是慈祥和蔼的母亲,您还是我的启蒙老师、师长、价值观导师、可以谈心的人生伴侣。…Read More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 (CECC)关于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强迫劳动力” 的 圆桌讨论会

维吾尔运动执行董事 茹仙·阿巴斯(Rushan Abbas)致辞

2020年3月11日

国会议员乔治·麦戈文,参议员卢比奥和委员会代表,趁这次机会我非常感谢能代表我失踪的家人,消失在集中营的,由政府为主导的受全球最大的人口贩运和强迫劳动中的成千上万的维吾尔族人作证。现在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在维吾尔和其他突厥民族身上所发生的镇压。维吾尔族的种族身份受到歧视,宗教被妖魔化,中共以种族主义和极端主义为借口,利用高科技武器和“中华民族主义” 来消灭我的人民。此刻中共正在挑战人类的尊严和基本生存权。

我的姐姐古丽鲜·阿巴斯(Gulshan Abbas)是一名退休医生,也是其中一名受害者之一。为了报复我在哈德森学院发表的“有关中国在东突厥斯坦侵犯人权”的报告,她于2018年9月被中共绑架。从她失踪以来,中共一直不让任何人跟她联系,甚至没有提供她的任何下落。

中国声称这些庞大的营地是‘职业培训中心’。这是个谎言。被拘留者包括医生,学者,商人和专业人员,以及儿童和老人,这些人都不需要职业培训。
最近根据充分研究的报告表明,这些营地是为了破坏人们的精神,并将它变成大量的强迫劳动力的资源。

那么我的问题是:谁是我姐姐被强迫劳动的买主? GAP,L.L.Bean,Calvin Klein或H&M?我姐姐是你承包的工厂里的工人吗?你是中共的同谋吗?在你的工厂里把医生强迫成纺织工人变成强迫劳动者吗?

耐克:你在中国的最大的工厂从和田集中营带走了我的两位小姑子,一位是护士 ,另一位是老师, 你们是否知道她们作为维吾尔族强迫劳动力的一部分,成了现代奴隶正在生产鞋子? 你们是否知道我失踪的另一个小姑子是一位家庭主妇,中共为了不让她们生育,她们被迫离家数千英里,在工厂当现代奴隶?

当我咨询我失踪的姐姐的下落时我从未想过有些美国公司既然会涉及到这种失踪案中,这使我如此震惊。75年前,西门子,宝马和大众等公司使用了犹太人作为强迫劳动力,如今它们再次成为了供应商使用维吾尔族作为强迫劳动力,使今天的集中营成为了一项有利可图的商业机会。但是,这次,全球其它顶级公司也加入了这种共谋。

美国法律要求以全球Magnitsky来制裁个人罪犯,并禁止以强迫劳动制造的产品的贸易,那么谁在阻止此法律的执行呢?习近平是获得了对美国法律的否决权?正是 “永不再! ” 的哪一部分翻说是中共不能给犯罪的汉人作任何惩罚,或说不能把他们跟供应商分开?

中国病毒的另一个后果是,他们以把维吾尔族强迫劳动力送到内地空荡荡的工厂里,正继续经营他们的工厂。由于中共的威权反应,政府的否认,沉默,误报,惩罚举报者和对他们的镇压导致了这种全球性大瘟疫。中共仍然没有停止集中营的运营。

看到国际社会现实的残酷无情让我感到无奈,因为她们对我民族的种族消灭不仅保持沉默,并且给予了中共进行冬季奥运会的荣誉。对于我姐姐和数百万维吾尔族人民成为国际贸易协定和经济利益的受害者,这使我感到非常愤怒。令我最担忧的是,中国以贸易威胁,”一带一路” 的力量,债务陷阱外交和在联合国内部操纵的力量来成为世界有强大影响力的国家。

此外,中国在贿赂和利用世界上一些重要的政治人物,媒体和学者,并成功地打压了国际社会对他们可耻罪行的谴责。如果继续下去,世界的未来会怎样?

如今,继续保持与中国商业贸易业务意味着共谋与种族灭绝,也意味着支持中国极权共产主义和民族主义向世界的传播。历史会记住那些行动者和那些沉默者。历史也会记住那些为阻止犯罪行动的人们和无动于衷的人们。对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我们都有责任!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