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发布

美国东部时间2020年5月10日

联系方式:contact@campaignforuyghurs.org 维吾尔运动(CFU)

5月10日,我们为无条件爱我们的妇女献上致敬和祝福。承认她们在社会中起到的无穷贡献和关键作用。

母亲是每个人都深深渴望、关怀、保护和爱的永恒象征。因此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数以百万人口无法体验到这种母性的纽带。数百万维吾尔族母亲被关进“集中改造营”强迫劳动,他们的孩子却只能被送进国办孤儿院,从此了无音讯,在某些情况下,他们只能强迫自己选择切断与家人的联系来保护家人。…Read More

一個維吾爾人寫給他失蹤母親的信

阿卜杜哈克木·伊德瑞斯是一名人權活動人士,也是著名的維吾爾維權人士羅珊·阿巴斯(Rushan Abbas)的丈夫。他不知道自己的母親如今身在何處。

作者:阿卜杜哈克木·伊德瑞斯(Abdulhakim Idris)

親愛的媽媽:

2017年4月25日,那是我最後一次聽到您的聲音。

現在過了1095天,離我們上次通電話已有3年。我還記得,當時您用顫抖的聲音告訴我不要再給您打電話。…Read More

给母亲的一封信

亲爱的妈妈,自您2017年4月25日,最后一次电话里告诉我:“孩子,再不要给我们打电话。”之后,今天已经是1095天了,已经是整三年了;妈妈,至今,您的话音仍在我耳边回响,您的哭声还在耳边;从声音,我感觉到了您的恐惧;当时,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感觉到了您们正在遭遇着前所未有的迫害。

亲爱的母亲,当我们于2001年在德国见面时,还记得您说的话:“孩子,我们已经活够了,该见得也都见过了;除了安拉之外,我们没有什么可害怕的了;走你选择的路。”这些年来,警察的骚扰,政府的迫害,您都昂首挺胸熬过来了,从未犹豫过;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您的恐惧,那是个什么样的迫害能让您如此恐惧,亲爱的妈妈?

亲爱的妈妈,三年前,尽管我和父亲两三天通一次话,但和您我几乎是每天通一次话,我们有说不完的话;对我,妈妈,您不仅只是慈祥和蔼的母亲,您还是我的启蒙老师、师长、价值观导师、可以谈心的人生伴侣。…Read More

纪念30年前巴仁乡起义中死去的无辜维吾尔人

For immediate release
April 4th, 2020 10:00 pm EDT
Contact: contact@campaignforuyghurs.org
Campaign for Uyghurs (CFU)

On April 5th, 2020 we commemorate the 30th anniversary of the Zeydin Yusup led a protest in the township of Baren, East Turkistan and the lives lost by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brutal crackdown. We want to both honor and pay tribute to those martyrs who lost their lives fighting for freedom, justice, and liberty of the Uyghur people’s rights which Turkic Muslims have been deprived of for over 70 years.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CCP) has distorted the Uyghurs’ fight for freedom into a false “war on terror” to justify its crime against humanity conducting in East Turkistan. What the CCP doing in East Turkistan is state terrorism: ordinary people living in terror because of suppressive policies, not rule of law but ruled by law, and deprived of all basic rights.…Read More

为了防止新冠状病毒(COVID-19)传播,各国政府已要求公民除了必要的购物和请求医疗之外的时间呆在家里并保持彼此之间的社交距离。 一些国家甚至封锁了整个城市和地区,暂时中止来往,各国正在缓慢地迁移到戒严法。

为了防止新冠状病毒(COVID-19)传播,各国政府已要求公民除了必要的购物和请求医疗之外的时间呆在家里并保持彼此之间的社交距离。 一些国家甚至封锁了整个城市和地区,暂时中止来往,各国正在缓慢地迁移到戒严法。

但是,与此同时,维吾尔人没有任何防病毒和医疗保障。 实际上,中共继续以“雇用剩余劳动力”为借口,将大量维吾尔族青年强行转移到该病毒广泛传播的内地一些城市,根本不顾这些青年的人生安慰,将他们推向死亡的边缘。

新冠状病毒的另一个副产品是国际奥委会将2020年在东京举办的奥林匹克运动会推迟到明年2021年夏季。随着病毒的快速蔓延,死亡人数猛增以及无法治愈的趋势,采取了这些预防措施以确保收容和隔离,减少感染者。

由于中国荣获主办2022年冬季奥运会,重要的是要突出奥运会的工作价值,因为它们与中国的管理原则不符。 这些是; 普遍性和团结性,多样性,自治权和善治以及可持续性的统一。 当被问及为什么奥运会将在一个无法保持奥林匹克价值的国家举行时,国际奥委会(在给国际奥委会新闻关系团队的私人电子邮件中)说:“这些问题是由政府和地方当局提出的,我们收到了 在奥运会期间尊重《奥林匹克宪章》的保证书。”

仅询问中国政府向国际奥委会保证将遵守《奥林匹克宪章》的原则还远远不够。 尤其是由于中共不愿意承认和承担针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穆斯林的侵犯人权行为。 包括依赖中国对强迫劳动设施进行的审计和尽职调查程序的全球公司相同。 中共的强大而引人注目的外表,加上世界倾向于接受中国所说的一切,这些危害人类的罪行仍然继续。

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说:“加强透明度,善政和问责制是《 2020年奥林匹克议程》的关键要素。基于这些原则,国际奥委会正在通过在《东道城市合同》中加入专门旨在保护人权和打击腐败的规定来向前迈进。

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说:“加强透明度,善政和问责制是《 2020年奥林匹克议程》的关键要素。基于这些原则,国际奥委会正在通过在《东道城市合同》中加入专门旨在保护人权和打击腐败的规定来向前迈进。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列举了中国未能坚持甚至尊重的所有原则和价值观。 当然,对于广泛流行的新型冠状病毒缺乏透明度或责任感,还有严重侵犯人权问题也一样的。 中国还没有对其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穆斯林的残酷镇压负有责任,当然也无法保护人权。 如果国际奥委会实际上仅在坚持这些基本原则的国家中举办奥运会,那么中国将是最后一个主办2022年冬季奥运会的国家。

维吾尔族运动(CFU)执行董事Rushan Abbas女士表示,中国被选为奥运会的主办国,“是1936年柏林奥运会的重演,希特勒宣布在柏林开幕。” 进一步指出,“这正在质疑西方民主国家的价值观,伊斯兰世界的信仰以及全人类的整体良心!”

维吾尔运动呼吁国际社会采取可采取的措施,使中国承担责任,不仅是对维吾尔人犯下的罪行,而且是因为中国在冠状病毒方面缺乏透明度。 该时候让中国对自己的行动负责,而不是因举办奥运会而获得回报,在这个绝望的时代,我们恳请您不要忘记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和其他遭受中共种族灭绝行动之苦的人。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 (CECC)关于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强迫劳动力” 的 圆桌讨论会

维吾尔运动执行董事 茹仙·阿巴斯(Rushan Abbas)致辞

2020年3月11日

国会议员乔治·麦戈文,参议员卢比奥和委员会代表,趁这次机会我非常感谢能代表我失踪的家人,消失在集中营的,由政府为主导的受全球最大的人口贩运和强迫劳动中的成千上万的维吾尔族人作证。现在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在维吾尔和其他突厥民族身上所发生的镇压。维吾尔族的种族身份受到歧视,宗教被妖魔化,中共以种族主义和极端主义为借口,利用高科技武器和“中华民族主义” 来消灭我的人民。此刻中共正在挑战人类的尊严和基本生存权。

我的姐姐古丽鲜·阿巴斯(Gulshan Abbas)是一名退休医生,也是其中一名受害者之一。为了报复我在哈德森学院发表的“有关中国在东突厥斯坦侵犯人权”的报告,她于2018年9月被中共绑架。从她失踪以来,中共一直不让任何人跟她联系,甚至没有提供她的任何下落。

中国声称这些庞大的营地是‘职业培训中心’。这是个谎言。被拘留者包括医生,学者,商人和专业人员,以及儿童和老人,这些人都不需要职业培训。
最近根据充分研究的报告表明,这些营地是为了破坏人们的精神,并将它变成大量的强迫劳动力的资源。

那么我的问题是:谁是我姐姐被强迫劳动的买主? GAP,L.L.Bean,Calvin Klein或H&M?我姐姐是你承包的工厂里的工人吗?你是中共的同谋吗?在你的工厂里把医生强迫成纺织工人变成强迫劳动者吗?

耐克:你在中国的最大的工厂从和田集中营带走了我的两位小姑子,一位是护士 ,另一位是老师, 你们是否知道她们作为维吾尔族强迫劳动力的一部分,成了现代奴隶正在生产鞋子? 你们是否知道我失踪的另一个小姑子是一位家庭主妇,中共为了不让她们生育,她们被迫离家数千英里,在工厂当现代奴隶?

当我咨询我失踪的姐姐的下落时我从未想过有些美国公司既然会涉及到这种失踪案中,这使我如此震惊。75年前,西门子,宝马和大众等公司使用了犹太人作为强迫劳动力,如今它们再次成为了供应商使用维吾尔族作为强迫劳动力,使今天的集中营成为了一项有利可图的商业机会。但是,这次,全球其它顶级公司也加入了这种共谋。

美国法律要求以全球Magnitsky来制裁个人罪犯,并禁止以强迫劳动制造的产品的贸易,那么谁在阻止此法律的执行呢?习近平是获得了对美国法律的否决权?正是 “永不再! ” 的哪一部分翻说是中共不能给犯罪的汉人作任何惩罚,或说不能把他们跟供应商分开?

中国病毒的另一个后果是,他们以把维吾尔族强迫劳动力送到内地空荡荡的工厂里,正继续经营他们的工厂。由于中共的威权反应,政府的否认,沉默,误报,惩罚举报者和对他们的镇压导致了这种全球性大瘟疫。中共仍然没有停止集中营的运营。

看到国际社会现实的残酷无情让我感到无奈,因为她们对我民族的种族消灭不仅保持沉默,并且给予了中共进行冬季奥运会的荣誉。对于我姐姐和数百万维吾尔族人民成为国际贸易协定和经济利益的受害者,这使我感到非常愤怒。令我最担忧的是,中国以贸易威胁,”一带一路” 的力量,债务陷阱外交和在联合国内部操纵的力量来成为世界有强大影响力的国家。

此外,中国在贿赂和利用世界上一些重要的政治人物,媒体和学者,并成功地打压了国际社会对他们可耻罪行的谴责。如果继续下去,世界的未来会怎样?

如今,继续保持与中国商业贸易业务意味着共谋与种族灭绝,也意味着支持中国极权共产主义和民族主义向世界的传播。历史会记住那些行动者和那些沉默者。历史也会记住那些为阻止犯罪行动的人们和无动于衷的人们。对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我们都有责任!

谢谢。

美国呼吁联合国阻止中国镇压维吾尔人

美国周二呼吁联合国采取行动“阻止”中国在新疆对维吾尔人进行的镇压行为。美国副国务卿沙利文周二在联大期间,主持“新疆人权危机”讨论会,他批评国际社会对北京过于“温和”。

法新社社消息,美国副国务卿沙利文表示,“(在新疆维吾尔族问题上)不能只有美国一方坚持维护真相,谴责中国的做法,并要求中国“住手”。

正在举行的联大会议期间,美国副国务卿沙利文周二主持召开“新疆人权危机”的小组讨论会。小组讨论由美国和加拿大,德国,荷兰及英国共同主持。30多个国家的代表及一些非政府组织人士也参加了会议。

美国及一些人权组织指责中国当局将大约100万新疆穆斯林少数民族关押在“再教育营”里。

沙利文在会议上呼吁各国加入到这个国际行列中,促使中国立即停止在新疆对维吾尔人的镇压行径。沙利文并否认中国当局将新疆的再教育营解释为“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的说法,并驳斥中方在新疆进行所谓的“反恐”。他指出,中国当局在新疆“禁止穆斯林祈祷,诵读《古兰经》,并大肆破坏新疆的清真寺。他表示,我们了解到新疆再教育营中,除了一些穆斯林被处死,还受到强制劳动,酷刑等种种非人待遇。沙利文说,这是中共系统地大规模践踏少数民族宗教自由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