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吾尔特别法庭伦敦开审 多名证人指控中国种族灭绝

流亡海外的新疆维吾尔人组织维吾尔特别法庭(Uyghur Tribunal)从6月4日开始在伦敦进行为期四天的听证会,要收集中国政府在新疆侵犯人权的证据,以调查有否出现种族灭绝情况。这个法庭是在伦敦成立的私人公司,由英国商人维奇(Nicholas Vetch)筹备,他表示,特别法庭是独立作业,只处理证据,法庭也向中国请求提供相关证据,但目前还未得到回应。

被中国列入制裁名单的英国知名律师尼斯(Geoffrey Nice)四日开始主持维吾尔特别法庭的审理,他表示,“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指控是严重的”,维吾尔特别法庭将创建“一个永久的证据体系,以及犯罪的记录。”

2021 年 6 月 4 日,英国知名律师尼斯Geoffrey Nice(中)主持维吾尔特别法庭的审理。 (美联社)

维吾尔族人去年七月向国际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指控中国,将一百多万名维吾尔族人监禁在再教育营里,并强制女性绝育。然而国际刑事法院以不符行使领域管辖权的理由不予受理,因而成立维吾尔特别法庭。虽然该法庭无正式法律效力和实际权力,但希望透过程序呈现证据,就中国政府是否对维族和其他穆斯林群体犯下种族灭绝或反人类罪作出裁决,并促使国际社会采取行动。

今天出庭作证的第一位证人是教师西迪克( Qelbinur Sidik),2016年共产党领导命令她在两个臭气熏天、拥挤不堪的维吾尔人再教育营里教汉语,她透过翻译说,她在男子再教育营里,看到警卫没有把囚犯当作人来对待,经常羞辱囚犯,使得他们受到的待遇都还不如一条狗。

2021 年 6 月 4 日,出庭作证的第一位证人是教师西迪克( Qelbinur Sidik) 在伦敦举行的第一次听证会上向“维吾尔独立法庭”(Uyghur Tribunal/UT)的小组展示了一张拘留营的照片。 (美联社)

而女囚犯在接受审讯时也常遭到虐待,西迪克在陈述时忍不住泣不成声,她说:“她们不仅遭受酷刑,还遭到强奸,有时还遭到轮奸。”

西迪克也就亲身见证被强制绝育的经历作证说,中国政府强制维吾尔族妇女进行绝育,有一次,一名女囚犯甚至死于强制绝育的过程。她说:“我亲眼目睹和经历的事情,我一天都无法忘记。我自己也是女人,我有一个女儿。我不希望任何人遭受那样的痛苦。”

第二名侥倖生还的见证者贝佳里(Omer Bekali)曾历经三个再教育营,他展示他如何被戴上镣铐,他住的牢房里有30到45人,年龄从16到40岁之间,每周都会被带走一些人,而且从没回来过。

2021 年 6 月 4 日,第二名侥倖生还的见证者贝佳里(Omer Bekali)曾经历过三个再教育营,起身展示他是如何被戴上镣铐。 (美联社)

几十名目击者出席这次为期四天的法庭听证,在通过视频链接向仲裁庭作证之前,三名出庭的流亡维吾尔人表示,在新疆遭受了强制堕胎和酷刑。其中罗兹(Bumeryem Rozi)表示,在怀孕6个半月时被迫堕胎,如果拒绝,政府将会没收她们的房子和财产。另一名前妇产科医生加富尔(Semsinur Gafur)说,她和其他女医生过去经常带着移动超声波仪器,挨家挨户地检查是否有妇女怀孕,如果一个家庭有超生行为,政府会把这个家庭铲平摧毁。另一名曾被拘留的特维库尔(Mahmut Tevekkul)说,自己被骗到偏远的边境地区遭囚禁时,被中国军人日夜折磨。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3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 所谓维吾尔特别法庭既不合法,更不可信,只不过是少数人炮制的又一场反华闹剧 ”。

法庭的九名英国陪审员中有律师和人权专家,在听取包括十几名专家有关新疆侵犯人权的第一手证词后,法庭计划于12月提交报告,并表示无论判决为何,都将由国家、国际机构以及个人等,来决定如何应用法庭的判决。

来源:RFA

Share

Facebook
Twitter
LinkedIn
WhatsApp

Campaign for Uyhgurs

We defend the human rights of uyghur people and the free world by exposing and confronting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genocide, and empowering uyghur women and youth in the diaspora.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