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吾爾人:是的,這是種族滅絕——一份新報告

羅珊·阿巴斯(Rushan Abbas)擔任主席的聲援維吾爾人運動提供了中共犯罪政策的證據,並呼籲展開一場對中共的國際審判。

作者:馬可·萊斯賓蒂(Marco Respinti)

對於基於民族、宗教或者文化原因而有計劃地消滅人類中一個組成部分的國際運動,你會怎麼稱呼呢?自從拉斐爾·萊姆金(Raphael Lemkin 1900-1959)之後,你要找的詞就是「種族滅絕」。萊姆金是一名波蘭律師和法學家,他造出這個詞用以起訴納粹在1930年代到1940年代對猶太人犯下的罪行。

這是一個具有道德、法律、甚至哲學分量的詞彙。「種族滅絕」並不只是對大批量的人進行大屠殺(雖然這已相當恐怖,並且已在歷史上多次不幸地出現),只有當大屠殺的目的是要蓄意徹底消滅人類中的一個團體,並儘可能系統化、科學化地計劃和實施該目標時,才能被稱為「種族滅絕」。因此,種族滅絕是意識形態的產物,進而是現代的典型特徵,儘管我們自稱幾個世紀以來我們都生活在一個「民主的時代」。

法國歷史學家雷納德·塞克( Reynald Secher)是研究歷史上首宗種族滅絕(1793年至1794年法國大革命期間在旺代對天主教徒的系統性滅絕)最出色的專家之一。他闡述了「種族滅絕」的概念,也造了另一個新詞「記憶滅絕」,用以指被滅絕人類團體的記憶甚至也被摧毀,以便從歷史上抹去他們所有的痕跡和記錄。

通過對此類材料展開進一步論述,最近學者們提出了「文化滅絕」的概念,即在一類人中進行的滅絕人口和文化的有計劃的努力,包括在其肉體滅絕之前和之後。

這就是目前正在新疆(維吾爾人更願意稱之為東突厥斯坦)所發生的事,該地區之前主要居住著維吾爾族穆斯林和其他突厥裔少數民族。正因如此,一些律師認為可以且應當儘快將中共政權告上國際刑事法院,雖然中國並沒有簽署相關條約。

由羅珊·阿巴斯在華盛頓創建並現擔任主席的聲援維吾爾人運動,最新發表了一份名為《在東突厥斯坦的種族滅絕》(Genocide in East Turkistan)的報告,介紹了關於這一暴行的所有情況。

該報告用《寒冬》雜誌過去幾個月裡的持續報道做了相關情況說明。即使新冠疫情也沒能阻擋中共摧毀整個族群的企圖。新疆穆斯林長期遭受各種可能形式的騷擾:恐嚇、非法關押、宗教和文化歧視,甚至強迫吃豬肉和飲酒(伊斯蘭教規所禁止)以及將傳統維吾爾室內裝潢陳設改造為廉價的西化類型等羞辱性做法。試圖反抗的維吾爾人則被關進可怕的再教育轉化營。

該報告特別強調了維吾爾女性的命運,這是阿巴斯女士所一直珍視的,她最近在《寒冬》上也發表了一篇針對性的文章。有一百萬漢族中共幹部被派駐到維吾爾人家裡控制他們的日常生活。這一運動被中共稱為「結對認親」(指每個維吾爾家庭既有血緣上的親戚,也有中共強加的假親戚),可能意味著維吾爾女孩和婦女被迫和中共間諜同床而睡,後果也就不難預測。中共迫使其(指中共)挑選的漢族人和維吾爾女性結婚這一災難也很常見,並且造成了許多痛苦。正如聲援維吾爾人運動所譴責的那樣,這通常就是強姦。

雖然關於迫害維吾爾人的數份報告已經發布,但《在東突厥斯坦的種族滅絕》的特點是其對媒體和對中共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政策的長期效應的特別關注。事實上,該報告最重要的部分是引言中關於「種族滅絕」法學概念的介紹和那些清楚論述中共種族滅絕意圖的章節。報告中的例子包括竭力破壞家庭,放逐和再教育那些父母和親戚都被關押在集中營的維吾爾兒童,強迫結紮和流產以減少維吾爾人出生。

報告結束時說道,「這些罪行必須提交給國際委員會,所有罪犯也必須在國際法庭上被起訴。」否則的話,正如已故維吾爾人領袖靈修艾沙·玉素甫·阿布甫泰肯(Isa Yusuf Alptekin, 1901-1995)曾經寫道的那樣,「我的人民面臨被毀滅的巨大危險。如果他們不能逃離這樣的危險,他們將會滅亡。」

来源:   寒冬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