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种族灭绝:中国向维吾尔穆斯林投掷了“200枚广岛原子弹”

1986 年 1 月 2 日,美联社(Associated Press)宣布,2000 名维吾尔族学生在东突厥斯坦的首府乌鲁木齐举行了反对北京政府的抗议示威活动。据新闻报道称,此次的抗议示威活动不仅发生在乌鲁木齐,北京和上海也加入了此次抗议示威的行列。促使维吾尔族学生寻求自身权益的主要原因是中共政权在罗布泊地区进行的核试验。根据日本科学家Takada(高田)的研究结果表明,估计约有19.4万人死于核试验带来的影响。

作者: Abdulhakim Idris

1964年至1996年间,北京政府进行了45次核武器试验,其中22次在地下,23次在地面上。 在东突厥斯坦的一家医院癌症科工作多年的Enver Tohti大夫通过确定一种称为“淋巴瘤”的癌症与核试验之间的关系,揭露了这些核试验给人们带来的影响(许多人称之为种族灭绝)。 Tohti表示:

“淋巴瘤是一组癌症,淋巴系统中的细胞变得异常并会无法控制地生长。 由于身体的许多部位都有淋巴组织,因此淋巴瘤几乎可始于身体的任何器官。 我查阅了教科书来研究这些癌症类型的共性。 我了解到辐射会引发这些癌症。 我已将患者的健康问题与[核]测试释放的辐射联系在一起。”

纵观中共政权核试验的历史背景,可以看出北京政府也参与了冷战时期的武力竞争。20 世纪 50 年代中期,朝鲜战争结束后,中国在苏联的支持下迈出了第一步。第一个核武器的设计始于北京物理原子能研究所,铀浓缩始于兰州。然而,莫斯科与北京的关系一度恶化。赫鲁晓夫与毛泽东关系紧张后,这位苏联领导人完全撤消了对北京的支持。赫鲁晓夫还取消了 1959 年向中国提供原型机的计划。毛泽东对世界关闭了国门,并加速了自己的核研究。基于这个日期,第一个核试验项目被称为 “59-6” 。

中国共产党政权选择了罗布泊地区进行核试验,该地区位于被侵占的东突厥斯坦境内,也是维吾尔穆斯林的家园。 第一次核试验的三年后,1967 年 6 月 17 日,中国再次在罗布泊地区进行了第一次氢弹试验。 由于中国政府的不透明治理政策,无法将这些测试是如何影响到这个拥有 2000 万人口地区人民生活的实际数据向外界透漏,生活在该地区的人们大多为维吾尔、哈萨克、吉尔吉斯及其他突厥族群。 中国共产党试图向世界隐瞒其在该地区的所有活动。但日本学者Jun Takada(高田淳)表示,罗布泊核试验的负面影响比1986年苏联切尔诺贝利事故造成的破坏还要大。1996年,即北京政府签署《禁止核试验协定》前得两个月 ,中国宣布其在1996年6月29日进行了最后一次核试验。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东突厥斯坦进行的这些核试验带来的影响逐渐显现出来。几乎所有的试验都有地震效应,地震成为该地区很常见的现象,以至于当人们感觉到震感时,他们会习以为常的说‘是核试验,不是地震’。Ilham Tohti博士就是从小目睹核试验影响的人之一。在一次采访中,他对因中共政权的核试验而出现的放射性云层进行了描述:

“一连三天,仿佛天降大雨。没有太阳,没有月亮。当孩子们问老师时, 他们得到的答案是 这是土星上的暴风雨所造成的。”

Anwar Tohti医生从医学院毕业后就开始在医院担任专家,他从前来就诊的病人身上更近距离地看到了中国核试验的危害。通过对入院患者的检查,他开始研究为什么该地区会有如此之多的癌症病人及类似的疾病症状。他在研究中发现了淋巴瘤与放射性物质之间的联系。据Tohti透露,在罗布泊地区进行的核试验也受到了当时隶属于前苏联的哈萨克斯坦核物理学家的严密监视。这是因为每次试验后出现的放射性带电云层都会延伸到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

另一方面,考虑到苏联在哈萨克斯坦的核试验区靠近东突厥斯坦,很显然,生活在该地区的哈萨克人在中国及苏联的核试验中遭受的痛苦是其两倍。Tohti于1998年7月在东突厥斯坦进行了为期6周的有关放射性破坏对癌症影响的研究,并收集了许多相关的文件资料。 仅在 1990 年至 2000 年间,该地区的癌症病例就翻了一番。还有一些有关癌症治疗中心的数据表明,维吾尔人的家园–东突厥斯坦处于一个危险的局势。 在拥有1亿人口的河南地区,1997年癌症治疗床位只有500张,2008年这一数字增加至800张。然而,在拥有 2 000 万人口的东突厥斯坦,2008 年为癌症病人保留的床位有 2000 张。

根据英国记者Andrew Buncombe的调查结果显示,在进行核试验的东突厥斯坦,癌症和类似放射性疾病的发病率比中国其他地区高出 39%。根据核裁军运动(CND)的报告,中国在该地区进行了最秘密的试验。Laura Watson博士与 CND 一起对该地区核试验的影响进行了研究,并与许多受害者进行了交谈。她说:“很明显,辐射是导致癌症和类似疾病的罪魁祸首。同时,普通疾病的发生频率也大幅度增加。它不仅会导致肝脏或肺部等方面的疾病,还会引发白血病。”  研究还发现,有的孩子患有先天性严重畸形及可怕的病症。在一名 18 岁的青少年身上看到的,由于退行性疾病而无法行走的病例非常常见,他的经历也被写入报告中。一些儿童还患上了骨骼不稳定和肌肉萎缩等疾病。

出版了有关中国核试验书籍的日本科学家Takada确定,在罗布泊引爆的炸弹(其中一些炸弹重达3兆吨)产生的影响比投下广岛的炸弹强200倍。 Takada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研究美国、法国和苏联的核试验,并应哈萨克斯坦科学家的邀请前往靠近东突厥斯坦边境的地区进行调查研究。 由于共产党政权的独裁制度,Takada被禁止入境,他在哈萨克斯坦进行了相关研究。 他将自己用于测量苏联时期核试验影响的模型应用于东突厥斯坦,计算出估计有 19.4 万人死于急性辐照。 据计算,受到足以导致白血病、实体癌或胎儿损伤的辐射的人数约为 120 万。应该注意的是, Takada的 有关“我的数据是基于最低估算”的认定。

南卡罗来纳大学 “切尔诺贝利研究计划 ”副主任Timothy Mousseau指出,中国核试验的影响将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持续不断显现,因此无法得出一个完整全面的结论。Mousseau总结道:“尽管如此,需要指出的是,生活在该地区人们的基因受到了严重的破坏。”北京政府对维吾尔穆斯林进行核种族灭绝的另一个证据是,中国共产党在向那里服役的中国士兵支付赔偿金的同时无视了生活在东突厥斯坦的普通百姓。Tohti博士指出,维吾尔人很难获得医疗保健设施,他说:“他们负担不起医疗费用。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等死。”

中共政权在诸如核能等替代能源的一个重要需求方面的工作也是在东突厥斯坦开展的。如今,中国用于核能的铀,三分之一是来自伊犁地区(维吾尔人的家园)。 中共已将东突厥斯坦变成了核能中心。 尽管中国的核工业规模如此之大,但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保护维吾尔人的健康。 自2008年以来,北京政府一直在更有效地进行铀浓缩研究,目前共有62座核反应堆,其中44座正在运行中,18座正在建设中。 中国的目标是到2030年从核能中获取20%的能源。

尽管中国百姓开始对核能产生担忧,但北京政府正在采取铁拳政策来压制他们。近年来,在国际社会也出现了中国违背全球军控承诺的迹象。 美国国务院在 2020 年的报告中对中国在罗布泊地区再次开始核试验表示担忧。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的专家Rod Lyon表示,中国在 2019 年全年增加了在罗布泊核基地的活动。中国展开了诸如建造新试验场、爆炸物储藏室等建设工作。 在开展这些工作的同时,中国还不时的关闭本应在国际监测系统(IMS)下开放的数据通道。 这些缺乏透明度的措施引起了其他国家的关注。

Share

Facebook
Twitter
LinkedIn
WhatsApp

Campaign for Uyhgurs

We defend the human rights of uyghur people and the free world by exposing and confronting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genocide, and empowering uyghur women and youth in the diaspora.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