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响亮的尖叫声落在被捂住的耳朵上:维吾尔族 维吾尔族受害人的酷刑折磨

Sayragul Sauytbay是中国共产党政府酷刑的受害者

CFU新闻
立即发布
2020年6月26日10:00 EST
联系方式: contact@campaignforuyghurs.org
www.campaignforuyghurs.org

“任何曾经遭受酷刑的人仍然忍受着酷刑所带来的折磨。凡曾经遭受过酷刑而深受痛苦折磨的人,他们在这个世界永远不能再得安逸。对人性的信仰,先是耳光的粉碎,然后是被折磨至与信仰拆毁的粉碎,

纳粹大屠杀期间的遇难者——Jean Amery(靖·埃默里)曾遭受酷刑的折磨

联合国将当日设立为反对酷刑日,来呼吁人们反对酷刑并支持因遭遇酷刑折磨的遇难者与幸存者。维吾尔运动声明中国是现代实施酷刑的主要国家之一。肆无忌惮的使用各种可怕的手段对维吾尔族进行大规模的种族清洗,这些暴行持续对人类造成心理影响的复杂性令人震惊。我们不需要多说什么,只需倾听受害者讲述自己因酷刑而深受折磨的经历就能知道真相。

“他们让我穿上他们所称的“钢铁衣”也就是一件用金属制成约有50多斤的衣服。穿上这件“钢铁衣”你的胳膊及腿脚根本不能曲伸,不能动弹,背疼的厉害,他们让我们带上它就是要打击我们的精神,12小时后我的身体变的虚弱,安静.”-Kayrat Samarkand

“警察命令她脱下衣服,当着大家的面对她实行轮奸。当他们强奸她的时候,观察我们的表情反应,那些转头或闭上眼的人,以及看起来愤怒和震惊的人都会被带走,然后永久销声匿迹。那里有各种酷刑……我见过刚从酷刑房出来沾满血迹的受害者,我见过手指甲被拔掉的受害者。”-Sayraygul  Sautybay

“我求他们杀了我吧”-Mihrigul Tursun

中国对人类身心所造成的痛苦将永远无法弥补,但可以防止更多的受害者受到伤害。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onio Gutteres)表示,“绝不能允许施虐者逃脱他们应受的罪行,促使施虐的体制应被废除或更改。”

这是一句很好的言辞,但我们必须将它与吹哨人艾玛·赖利(Emma Reilly)的证词进行对比。在计划出席一个会议的人权倡导者的名字被提供给中国后,她向联合国告发了此事。

她说:“我们已经知道,来自中国的人群及有家人在中国的人群因为发表反对中国人权的相关言论而受到打压。我们也知道这将带来的后果是什么,中国想得到这些信息的唯一理由是为了恐吓这些人和他们的家人。这似乎与联合国的授权言辞背道而驰——“人权理事会将积极拯救处于危险中的受害者”

对人类实行最大的身体和心理折磨的施虐者不仅在逍遥法外,而且因种族灭绝恶行获得了联合国一席之位。联合国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小组不仅因为中国的介入而瘫痪,而且是串通一气。如果这一天真的是为了纪念受害者,我们现在就必须废除这个备受质疑的制度。像德国纳粹一样的中国政府必须为其反人类的罪行受到审判。

在这个支持酷刑受害者的国际日,维吾尔运动呼吁联合国回应对其损害人权倡导者提出指控,并采取行动剥夺中国在人权理事会小组的席位。各国必须统一,以道德目标为基础,它意味着相互责任,作为一个无原则的流氓国家,不值得参与。